南宫岭铛_狮心王想要老婆演绫香

九千米猜度

统领猩红大本命prprprpr

弓花诗汉:

    他很奇怪这么重要的一天他居然没有来叫醒他.但是几个月的时间里他已经习惯了早起。


    他还记得,那时他很疑惑的问他:“像你这样,怎么也可以参入部队?”


   “天才总是会被纵容的。”


    “但是这样不仅违反了规矩,而且很危险。”


     他总是这样说的,弗拉基米尔理了理衣领,推开房门走了出去。果不其然,他已经为他打理好了一切。


     挺好的,他冲斯维因点点头,然后走进浴室。这一次他没有注意他的状态,哪怕一点点——这真是很奇怪的。


     当他洗漱好,走出浴室时,天色还不明亮。但若现在是夏天,可能氛围会活泼一点。


     “走吧。”他从斯维因的手中接过箱子,转身打开大门走了出去。


       斯维因跟在后面,不过他看不透,自己矛盾的行为,矛盾的心情,更倾向于哪一边。


       他想了想,应该是陌生的那一种。所以他问:“这次你去哪里飞行?”


       前方的人没有停止脚步,但是悠闲的脚步更缓了,待到两个人并排了,他才偏头说:“没关系,我觉得我们远不过九千米。而且你不会在乎吧。”


       “哦,还真不远。”他再想了一会,好像是的,天空与海洋,不过九千米。还好在同一个星球,而要是自己很想他,这里也只剩下一个地球,两个人。


       “是了,我会发电报给你,”弗拉基米尔又说,“如果时间够多的话,我还会写信。我记得一句话,它这样说,见字如见面。难道不是?”


        这次斯维因没有接话。他心里想着,尽管每一次弗拉基米尔发来的电报就只有那两个数字,但这样的行为在空中无疑也很危险。但他是不会改的。所以后来他不再说了,只是不曾有回答他。


      两个人一齐沉默着,走过最后一段重合线。而后既是分离。


      “再见."


        "嗯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这次斯维因没有急着回去司令部。他绕过去,看这一方海域,他记得,在这里,刚见面时,弗拉基米尔操着一口意大利腔法语对他打招呼。他只是受不了这人满嘴小舌音蹦跶舌头还不打卷,所以花了几个月的时间教他正宗的法语发音。只是刚刚,好像他的口音又回来了。


       他没有变,也不会变。


       斯维因不太记得自己站了多久,当他估摸着弗拉基米尔在五千米高度时,他慢慢的走回司令部。


      差不多的时间里,他推开门,办公桌上有传来的一份电报。内容果然丝毫未变。但这一次,他拨了两个同样的数字回去。


      “88”


       “再远也没什么,你将永远是我的理想。”说这句话时,弗拉基米尔的口语没有完全纠过来,听起来怪怪的,让他很郁闷。他还说自己听得见天空的声音,那样细小的声音却可以拉扯到他左边胸腔里的一根弦,甚至有的时候硬生生地拉扯到他的胸腔疼痛,“但那不是不良反应。"


       他现在才知道大海,承载着他当年理想的圣地,也是会呼喊的。一如他的感受。


        同一个世界,同一个梦想。


     




【PS:“88”在密码中是属于恋人间的私密问候语。】


     

评论

热度(3)

  1. 南宫岭铛_狮心王想要老婆演绫香白昼生. 转载了此文字
    统领猩红大本命prprprpr